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启的博客

努力寻找有阳光的地方爬格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屡战屡进的实战者,专注品牌智慧的思考者,沉湎文学氤氲的理想者,热衷跋涉漂泊的背包客! 现实身份为北京合力智创品牌顾问机构合伙人。

网易考拉推荐

乳业转型发展时期的现实矛盾与转型升级  

2015-03-27 11:30:33|  分类: 乳业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年,随着乳品量进口越来越大,进口奶粉价格大幅波动,并呈现倒挂趋势,对国内乳品加工和奶牛养殖业冲击明显;由于进口原料质优价廉,企业大量使用,替代国内原奶,引起上下游产业矛盾进一步加深;随着国际化发展,国内企业加快海外投资布局,从而减少了国内奶源、加工等方面投资。上述三大矛盾,伴随产业深入调整及外部进口增大,开始进一步激化。矛盾的激化直接导致乳业市场发生连锁反应,表现为大牧场、奶农形势严峻,中小企业生存压力加大,行业亟需突破与转型升级。

    (一)进口与国内加工及养殖矛盾

首先,进口乳品目前已经占据国内整体乳品消费量的三分之一。20141-9月份,全国乳制品进口量共计149.86万吨,同比增长36.5%。其中,液态奶累计进口量达24.64万吨,同比增长70.8%;干乳制品累计进口量为125.2万吨,同比增长31.3%;进口大包装奶粉(原料)累计达81.41万吨,同比增长50.0%;进口婴幼儿配方奶粉8.98万吨,同比超过100%。笔者预计2014年全年进口乳品量超过180万吨。其中,液态奶进口量约30万吨;大包装奶粉进口量约100万吨;婴幼儿配方奶粉进口量约10万吨。进口乳品全部折算原奶约1350-1400万吨,占全国用奶需求量的三分之一,按照国内泌乳奶牛奶牛平均单产6吨,进口乳品折算原奶相当于230万头泌乳奶牛年产量。

其次,进口快速增长对国内企业带来较大压力。一是造成国内乳品产量有所下降。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10月份,国内乳制品产量2198.8万吨,同比下降0.04%。其中,干乳制品233.13万吨,同比下降35.8%,液态奶1993.14万吨,同比仅增长0.7%。二是影响到国内企业的正常经营。目前,国内大部分含乳饮料、酸奶制品、烘培食品、糖果等基本均采用进口奶粉作为原料,更多的奶粉生产企业也转向海外采购原料。从国家统计的干乳制品产量大幅下降,可以说明国内大部分工业奶粉生产企业已经减少生产,国内原奶大部分都压给乳品企业,在政府积极倡导和出于保护奶源目的,国内乳品企业一方面积极收奶变成产品,推向市场进行促销;一方面喷粉入库。收奶喷粉占用了企业大量资金,而市场促销又减少企业正常盈利能力。

(二)加工环节与养殖环节矛盾

长期以来,由于养殖与加工环节没有形成稳固合作共赢关系,加上养殖主要以小规模及散养为主,市场议价能力弱,所以双方此消彼长的利益博弈矛盾一直存在。三聚氰胺事件后,国内散养基本已经退出市场,小规模养殖近些年随着比较收益下滑也陆续退出市场,而大规模养殖增长速度慢于小规模退出速度,造成2013年“奶荒”。今年,进口奶粉价格大幅下降,国内原奶价格居高不下,造成大多食品企业尽可能选择使用进口奶粉作为原料。同期部分工业奶粉企业减产或停产,国内原奶都压给了乳品企业,在个别地区乳品企业也减少收奶量,从而激化了上下游矛盾。但实际上,今年在国内外原奶价格差距较大以及经营压力很大情况下,国内乳品企业没有出现大面积的拒奶情况。目前,国内乳品企业奶粉库存压力大,预计到明年下半年才能够完全清理结束。

国内奶牛养殖最大问题就是奶价不具国际竞争力,主因:一是因为成本高,目前,无论大规模养殖还是中小规模养殖,由于苜蓿等高蛋白饲料缺乏、牧场养殖管理不足、中小规模养殖品种改良不够、防疫费用高涨等一系列因素造成其系统性成本高。二是对于占主体的中小规模养殖,仍然独自承担养殖风险和市场风险,因为潜在成本大,比较收益低,养殖积极性不高。

笔者认为,中国,作为一个农业大国,拥有非常好的农业发展基础,长期来看,在奶牛养殖及原奶价格上具备国际竞争实力。过去十几年里,中国原奶价格低于国际平均价格就是明证。但近五年,随着农业现代化发展以及资源日益紧缺,养殖成本快速上涨,造成今天价格高于国际。根本上,这是由于整个奶业发展时间短,从过去小农奶业向现代化奶业发展过程中,由于从牧草、防疫、配种等系统性的产业发展体系没有建立起来,从而造成成本高涨,而这些年在规模化方向上又走过不少弯路,无疑进一步加剧矛盾产生。

实际上,中国奶牛养殖的方向很明确,坚持“种养”结合,推动专业分工,发展适度规模化和适度精细化。而这种发展模式才是最经济的、可持续的,才能够让我们在未来与国际原奶价格相比具备较强优势。可见,当前中小规模养殖仍是未来中国奶牛养殖的主体,是奶业发展的脊梁。

目前问题是如何对其进行专业化改造,发展家庭牧场或者形成合作社模式,而核心在于如何推动土地流转、如何增强其融资能力、如何为其构建配套灌溉、防疫等基础服务设施等。这一方面,提升奶农的积极性;一方面推动上游系统产业全面建立起来;一方面有助于提升上游议价能力,与下游形成稳定合作关系,减少博弈。只有当符合中国现代化养殖业的产业组织模式建立起来的时候,才能从根本上降低养殖成本。

(三)乳业海外投资增加与国内投资减少的矛盾

从投资角度来看,当前国内乳品产业资本海外投资在不断增多,但奶牛养殖社会融资能力也在不断增强,当前国内经济增长放缓,房地产、汽车等行业投资力度下降,更多资本投向农业为主的基础领域,奶牛养殖及相关加工领域投资并没有出现大幅下降趋势,恒大、阿里、华润等企业已经开始进入养牛和乳业领域,也看到源天然、圣牧等通过上市融资,当然外资也在加大对华奶业投资,比如恒天然、通用磨坊、朝日等。可见,国内奶牛养殖产业并未因为产业资本走出去而投资热度骤减。

乳品企业海外投资带来的根本问题在于,海外奶源的使用将会减少对国内奶源依赖,短期会影响国内奶牛养殖健康发展。但从本质上看,中国乳业发展,核心在于加工企业,基础在于养殖环节,这是中国产业特定环境和发展历史决定的。因此,乳业强大,以奶源为基础,但发展更仰仗加工企业。只有加工企业具备较强国际竞争实力后,才能够从根本上保护本国养殖产业。如果企业不加快国际化发展步伐,未来面对海外低价优质产品竞争将处于不利地位,加工企业衰弱必将影响上游奶源,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三大现实矛盾是乳业各种问题频发的根本原因,特别是关于奶源的供给矛盾以及产品在市场的价格波动,都是这种现实结构性矛盾积累到量变的直接作用力。

 (一)大牧场、奶农形势严峻,转型和升级刻不容缓。

  相关业内人士称,目前部分乳企在当地的原奶收购价维持在3.5~3.8/千克,奶农不仅面临入不敷出的成本压力,同时还接到企业通知,要求更新设备,从养殖小区转型牧场,而这一切都需要奶农自掏腰包。

  据相关对胶东半岛奶农生存现状做实地调查反馈显示,自去年下半年,国内原奶价格因为奶荒一路攀升,今年2月份达到5.6/公斤的最高纪录,但因为新西兰进口奶粉的冲击,国内原奶价格持续回落,乳企以“过剩”为由限价、拒收。

  正当奶农们盼着春节前有所好转的时候,恒天然的调价举动浇灭了他们的希望。

  北京普天盛道企业策划有限公司董事长雷永军认为,“这将对国内大牧场和奶农带来巨大冲击,2015年将因此进入冬天。”他介绍,目前国内有52个万头牧场,在建和筹建的达24个左右。

  值得关注的是,部分国内上游奶牛养殖企业也不回避所面临的冲击,个别负责人曾多次向本刊记者透露,新西兰进口奶粉让他们压力很大,并称几家大牧场一直在上书国家有关部门,呼吁减少进口,保护国内奶牛养殖业。

  此外,出于成本考虑,目前国内乳业巨头正在把常温奶高端产品的奶源转移到海外,而这将进一步打击国内大牧场。奶源的严峻形势逼迫牧场和奶农进行转型和升级,或者向加工制造业发展,推出高附加值产品,或者提高科学化、集约化、链条化饲养水平,节约成本,提高个体竞争力。

  (二)中小乳企面临生死存亡,生存模式成课题。

  上游压力传导至下游生产加工企业,有实力有条件的乳业巨头们开始转移阵地,纷纷布局海外,比如伊利、光明相继在新西兰建设工厂,利用当地物美价廉的原奶。

大多数留守国内的则是那些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区域中小乳企,企业规模有限,市场的话语权较弱,一直在市场中处于防守状态。

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今年将是中国乳业结构性矛盾量变到质变的转折年,在乳业的剧烈整合期,不进则退,容不得中小企业喘气,而一些中小乳企将面临生存压力,会考虑是否继续做下去。

  2014年年6月,工信部、发改委等四部委制定的《推动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兼并重组工作方案》获国务院同意并转发。方案称,国家鼓励符合生产资质条件的企业以资产和品牌为纽带,通过企业并购、协议转让等多种方式,开展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兼并重组。

  雷永军认为,目前很多企业都在摸索,同时国内外资本也蠢蠢欲动,2015年婴幼儿配方乳粉领域可能会有几个并购大单。

  不过,也有地方乳企相关人士反映:“一部分企业要么半死不活,要么欠债十多亿,每天都烧香拜佛盼着有人来兼并,但哪个企业敢接盘呢?”

  某地方乳企负责人称,没有特色产品和优势渠道,中小企业生存空间会被进一步压缩。虽然公司一直在谋划转型,进行渠道变革,但受制于资源和环境,企业能做的也很有限。

  (三)国内乳业结构有望改善,低温奶有上扬趋势

  长期以来,国内乳企为了做大做强,大力推行销全国的常温奶,一来不受冷链和运输半径束缚,另外可以根据市场需求调节生产。这种战略保证了下游生产加工企业的游刃有余,如果进口奶粉价格低,就大量进口大包原料粉,如果国内原奶价格划算,则就地取材。然而,这就注定了国内乳业上下游产业链利益传导的不顺畅,国内奶农屡屡受伤。

  雷永军预计,在2015年这种局面有望被打破,“明年巴氏奶企业数量会增加,3000~5000头奶牛规模的中小牧场会自发联合起来,与生产企业配套起来,主推自己的品牌。”他分析称,再把原奶供给乳企已经没有活路,因为每供给一公斤奶就意味着亏一部分的钱,所以接下来会积极与生产营销捆绑。

  如果这种局面达成,全国各地也避免奶农杀牛退出。最近一段时间,山东、青海和东北等地已经有奶农不堪成本压力,倒奶杀牛的情况屡屡发生。

  对此,宇博智业研究中心指出,保护国内奶源最好的办法就是发展低温产品,同时将低温价格与常温价格拉开,常温产品尽可能做到满足基本需求,而低温产品更加营养,低温价格高于常温价格,有利于掩盖国内原奶高价劣势。政策层面需要对国内乳产品结构发展有一个正确的引导。

三大措施助推中国乳业实现转型升级

  日前在呼和浩特市举行的2014乳业发展国际论坛上,多位与会专家认为,在遭遇“三聚氰胺事件”沉重打击后,我国乳业历经5年整顿与调整,逐步走出“信任危机”,但乳业发展仍面临质量安全保障成本高、奶源不足和过度依赖进口乳制品等难题。

  20145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公布了包括乳制品和婴幼儿配方乳粉在内的食品国家监督抽检情况。其中液体乳样品合格率为99.2%,乳粉样品合格率为99.6%,婴幼儿配方乳粉未发现不合格样品。

  “抽检情况反映了我国乳制品和婴幼儿配方乳粉在这一阶段的质量安全总体状况。”国家食药监局食品监管一司巡视员毕玉安说。

  业内人士表示,“我国乳业已成为法规标准体系完善齐全、执行有效,企业技术装备先进、管理规范严格,乳制品生产持续增长,产品质量安全稳定向好的现代化食品产业。”

  业内专家分析认为,加强质量监管、建设自有奶源基地、提高乳制品企业准入门槛等措施助推我国乳业走出低谷。

  一是加强质量监管,不断提高生鲜乳质量安全水平。经过连续5年的生鲜乳质量安全监测计划和专项整治,我国累计检测生鲜乳样品9.8万批次,检测指标从6项增加到12项,涵盖国家公布的所有违禁添加物,检测范围覆盖全部奶站和运输车。生鲜乳三聚氰胺检测合格率连续5年保持100%

  二是自有奶源基地建设初具规模。据测算,全国前70家大型奶牛养殖企业的牛奶产量约占全国产量的三分之一。2013年,全国100头以上的奶牛规模养殖比重达到41%,比2008年提高21个百分点。

  三是不断提高乳制品企业准入门槛,整合行业资源。2008年以来,国家多次出台政策提高乳制品行业的准入门槛,逐渐淘汰了一批生产条件差、质量安全保障能力低的乳制品生产企业。

  由于生产发展与奶源基地建设滞后以及产品结构与消费市场需求不符等矛盾,我国乳业继续发展仍面临三大难题。

  一是乳制品质量安全保障成本高。由于乳品生产加工链条长、分布广,检测环节多、费用高,无形中增加了乳制品成本。

  二是奶源不足长期存在。虽然2013年下半年以来的原料奶供应紧张在今年得以缓解,但由于奶源建设滞后及需求增长造成的奶源不足还将长期存在,进而制约乳制品行业发展。

  三是乳制品进口量高速增长,仍然过度依赖进口乳制品。专家认为,乳制品进口已成为国内生产与供应不可或缺的部分,国内生产和市场消费受国际市场的影响也越来越明显。

 

总结及建议

对于乳品进口与国内奶牛养殖及乳品加工之间矛盾要有正确的态度。长期来看,国内奶牛养殖与乳品进口是不矛盾的。按照原奶折算,近两年中国大陆地区原奶消费量大致在4000-4300万吨,而实际国内原奶产量大致在3500万吨。到2020年前后,随着三线以下地区9亿人口的消费培育起来,笔者初步测算国内原奶需求量将达到6000-7000万吨。国内奶牛养殖长期来看将受到水、土地等资源瓶颈限制,产量增长空间有限,到2020年预计提供原奶产量不超过6000万吨,未来我们大约有1000万吨原奶需要依靠进口。

但是,当前进口乳品价格大幅波动及进口量快速增加,对国内市场带来的伤害确实需要引起行业及政府的关注。笔者建议,一是在不违反WTO原则下,对于进口过快的增长的乳品通过技术标准来加以限制,加大对于不合格产品的打击。二是中外政府及企业应考虑如何采取措施来保证进口大包装原料奶粉价格在一定时期的稳定,这对于国内奶牛养殖以及出口国来说都是一件好事。三是目前对于养殖企业及养殖户来说,尽快通过加强管理、改良品种、发展高蛋白牧草等方式,进一步降低养殖成本,而国内加工企业尽可能保持稳定收奶。政府与协会应积极协调,并在一定程度上提高补贴力度。

国内奶牛养殖朝着现代化方向发展需要时间,而国内企业转变为具有较强竞争实力的国际化大型企业也需要时间。在这个阶段,如何协调处理进口乳品、海外投资与国内奶牛养殖之间的矛盾?

在这里,笔者要提出一个“乳资源分工”的概念。随着中国市场全面融入国际乳业市场,国内乳资源与国际乳资源在中国市场上必然扮演不同的角色。国内奶源在未来一段时间里成本不具优势。因此,通过产品结构分工,引导国内外乳资源进行分工,一方面可以保障国内消费需求,保持市场开放;另一方面可以保护国内奶牛养殖产业。加入WTO以后,随着与越来越多国家建立自贸世界范围内的乳资源在中国市场上会实现自由配置,廉价产品会涌入进来。在这种背景下,保护国内奶源最根本的办法要从乳自身的优势出发,与肉、粮食等其他农副产品相比,乳具有明显的地域优势,在于乳蛋白具有很强的活性,从营养角度看,低热度加工、近距离、短时间饮用最合适。换句话说,保护本国奶源最好的办法就是发展低温产品,同时将低温价格与常温拉开,常温产品尽可能做到满足基本需求,而低温产品更加营养,低温价格高于常温,有利于弥补本国原奶高价劣势。重点来说,政策层面需要对国内乳产品结构发展有一个正确的引导。

 /宋亮 

  评论这张
 
阅读(4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