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启的博客

努力寻找有阳光的地方爬格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屡战屡进的实战者,专注品牌智慧的思考者,沉湎文学氤氲的理想者,热衷跋涉漂泊的背包客! 现实身份为北京合力智创品牌顾问机构合伙人。

网易考拉推荐

绽放的尊严  

2011-01-18 14:45:57|  分类: 职场江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段时间,我突然接到了几年前的一个客户万总的电话。电话中他并没有提到当年不愉快的合作,而是滔滔不绝的讲起他资助的聋哑孩子,哪个能说简单的语言,哪个文章发表在国家一级杂志上,以及这些孩子在他公司十周年庆典上的节目《心声》如何让他感动的潸然泪下等等……..

这个加长的电话让我心潮起伏之余,也想起来5年前我们之间的那次合作。当时我也是MBA毕业之后刚刚涉足咨询行业,他应该算是我们的前几个合作客户。由于当时确实经验不足,团队也是缺少磨练。加上他的公司几个高管当初并不青睐我的公司,看局面应该内定了一家北京的公司,但在老板万总的执意坚持之下,最终还是表态愿意配合我们把项目落实好,但配合度却非常不好。而万总文化不高,脾气还暴躁,性子很急,导致很多员工都不敢和他沟通。基于总总原因,导致一个我们自信、他们高度认可的项目方案执行的很不理想,万总为此当我们的面痛斥他的团队饭桶,实际上我知道饭桶应该也包括我们。

项目结束后,我和万总在他办公室有一段很沉重的对话。

他有些激动的说:“我很不满意,你应该知道。你的团队和方案前期让我兴奋的睡不着觉,后期执行的让我痛苦的睡不着觉。”

我尴尬的说:“我和你的感觉一样,但我觉得方案还是有亮点,收益还是有的,并没有糟糕透顶。”

他点一支烟继续说:“你连首付款都没有收,说明你信任我,而且你承诺过不满意可以不付费,是吧?”

我点点头,这些话我知道他肯定会说,心里也有准备。

“但是,如果我不付费,你一定说,我找借口挑你毛病,以此作为不付费的理由。我不满意是确实的,但我承诺的一定会兑现,因为我也是要面子、有尊严的人。”他说完,递给我一张支票,转身离去了。

这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我本来想告诉他:责任我可以承担,款也不必付了,以后江湖上见到还是朋友!

晚上在异乡的豪华宾馆的大床上,我彻底失眠了,他把尊严放在对我的承诺上,让我承载着对这个项目的责任、负疚和不安,这样的第一桶金对我来讲,太沉重了,我的尊严该如何安放!

于是第二天,我和助理把这笔款捐给了一家聋哑学校,署名为万总,地址和联系方式都留的是他的。我们团队登机之前,也没有看到万总的影子,也没有接到他的电话。我知道他这次的失望很深,打击也很严重,特别是当他看到了自己团队中的高层之间勾心斗角的现象之后。

一周后,当万总接过聋哑学校校长和教育局长的锦旗时,才恍然大悟,给我打了电话,说了很多感动的话。我告诉他,我不能承载他的尊严,烫手的钱会让我心不安,还是让他为社会做些阳光的事情吧!我还嘱咐他,社会给予的尊重他可以承领,但我不希望他把这些作为企业品牌和公关的媒介进行炒作,那样尊严就变成了讽刺。后来我们一直有些断断续续的联系,但不是很多。我知道他多年来一直资助这个聋哑学校,并特别资助了几个特殊学生,扶植他们学到一些生存的本领,学会独立生存,当然他也收获了自己的尊严和幸福,脾气也好了许多,还念完了成人高考和MBA,他的公司业务也蒸蒸日上。

在我看来,尊严不是奔驰车被人力车给刮掉漆之后,富豪淡定一笑让他走人的一刹那特写,也不是开员工大会上员工的掌声和发红包时员工的鞠躬,更不是狗被人撞死了让对方下跪几个小时,而是让更多的弱势群体,自身无力回天的人能有尊严的活着,或者说让他们能获得更多的自信快乐和生存本领,这才是尊严的终极归宿和应该绽放的地方。不管是我们获得多少尊重,我们自己的内心世界一定能感觉到价值的厚重感,也能感知到尊严的具体存在!

让我们的尊严找到归宿,找到属于他们自己的家吧!

 

  评论这张
 
阅读(5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