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启的博客

这里是冯二马的江湖:努力寻找有阳光的地方爬格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屡战屡进的实战者,专注品牌智慧的思考者,沉湎文学氤氲的理想者,热衷跋涉漂泊的背包客! 现实身份为北京合力智创品牌顾问机构合伙人。

网易考拉推荐

危机来袭 兄弟连何以全身而退?   

2008-12-10 16:14:40|  分类: 杂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都是一个圈里的兄弟,自己把他们“忽悠”过来,却突遭变数。自己认栽倒无所谓,可以后还怎么在这个圈子混下去?

秦扬走出老总办公室,步履沉重。他闷头回到自己的单间,把门锁上,全然不顾大伙关切的眼神。窗外一片荒芜,阵阵旋风不时卷起扬沙。似乎在提醒着秦扬,这里是离西宁还有500公里的荒漠。

就在半小时前,老板徐字陶找他谈话,言语中透着几分沉重。“没办法啊,现在经济不景气,矿石需求量减少,订单越来越少,很多订单被取消,咱们做得越多赔得越多。”徐总说了很多眼下的困难,然后话锋一转,“得辛苦你们这帮兄弟了,咱们一起挺过这关。”秦扬知道老板话里有话,却并没有多问。

半年前,秦扬还在陕西一家大型矿业公司任项目经理,偶然被猎头相中,介绍给徐字陶,徐总对秦扬很是欣赏,几面之交后,徐便动员秦扬加盟自己在西宁的矿业公司,并许诺总监职位,且薪资翻番外加期权若干。面对高薪诱惑,秦扬也有几分动心,尽管这家企业地处偏远,但他对企业前景看好,加上自己目前尚无牵挂,秦扬很快就下了决心,来西部淘金。

徐字陶创办的A矿业公司在当地也算小有规模,为了表示自己的器重,徐总特意给秦扬腾了小半层办公楼,让秦组建新的项目团队。秦扬自然首选自己人,他首先想到的便是自己的死党李末,李是秦扬的大学同学,毕业后两人又成了同事。他天天给李末打电话催他过来,“你说你在那里还混什么劲,房子没戏,趁着年轻多挣点钱才是正路。”李末却一直没有动心。秦扬便不断利益诱惑,“只要你过来,这边一套公寓产权归你,工资涨50%,其他什么费用公司全给包了。”最后还是房子打动了李末,半个月后,李末火速加盟。接下来,秦扬又“忽悠”了圈内大批人马,先后有10余位弟兄悉数加盟。这次“西进”,让整个圈内也为之震动。

可是好景不长,正当秦扬带着弟兄们埋头苦干时,A公司的现金流却出了问题。公司不得不开始限产,外部环境不景气,公司又遭遇困境,徐字陶能做的只能是减少市场推广费用,精简人手,砍掉眼下盈利预期不明确的项目。虽然秦扬小团队的高薪让很多老人嫉妒,但他还是想保留公司的创新血液,保住秦扬这个创新团队。他只告诉秦扬,希望能一起共度难关。

徐当初承诺的薪水翻番只兑现了一个季度,便打住了。秦扬倒是能理解公司眼下困难,但那10位弟兄们才初来乍到,承诺的薪水还没捂热,便成了泡影。他觉得很是对不起他们,都是一个圈里的兄弟,自己把他们“忽悠”过来,大伙都满腔热情地想跟他好好干,却突遭变数,可怎么开这个口?秦扬自己认栽倒无所谓,可真不知道以后还怎么在这个圈子混下去?

眼下的秦扬已经不能全身而退,他真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步该怎么走,离开还是坚守?

 对话背靠背:

秦扬:我欠下的人情债,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谁也没想到,我们的西部淘金梦这么快就要破灭了。眼下大环境不好,这是我们也无力改变的,但是徐总当初的承诺转眼成了泡影,还是让人难以接受。尽管公司经营出现了一些状况,可基本面还是向好的。现在想想,徐总当初动员我过来多少有些“忽悠”的成分。而我也确实风险估计不足,作为小团队的“首领”,我要对整个团队负责。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和手下的弟兄们交代,也许我欠下的人情债,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徐字陶:他们“跳”来也可能“跳”走

我挖秦扬过来,是看重他们的活力与创新。但是这个小团队的到来,也让我左右为难。那些创业元老们整天盯着我,因为我许诺给秦扬他们的高薪待遇着实让这些老人们眼红。这次金融危机也让公司损失不少,大家都在开源节流,我也没办法,只能和秦扬说明实情,一起共渡难关。

现在让我担心的是,一旦我许诺的高薪无法兑现,这个“跳”来的团体会不会再跳走。他们给公司带来的技术、经验、客户都不是永恒不变的,一旦新的积累被他们带走,公司未来的危机也许更多。

 李末:教训深刻——跳槽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看见秦扬那沮丧样,我就猜到几分了。眼下经济不景气,大家都在不跳槽,不创业,可我们却在危机前夜火线跳槽,还是背井离乡投奔这么一个荒凉的地方。徐总当初的承诺或许有些夸大,但秦扬也是不够理智,他那么聪明的人却完全没有考虑到任何风险。现在倒好,自己一人栽了,还“忽悠”我们这帮弟兄们一起垫背。当然,我也没法责怪他,谁都知道跳槽有风险,入市需谨慎。可是,我们这一大帮人该怎么办?

 冲动的惩罚 

秦扬面对诱惑和尊重,断然加入徐字陶创办的A矿业公司是可以理解的.人在职场更多是为了追求自我的社会认同价值和物质回报,当这两样都在自己的期望值以上,良禽择木而栖是聪明之举,即使面临诸多的风险和代价也值得一试.

因为日后即使达不到自身所愿,也只能喟叹自己当时没有慧眼识经,而付出了冲动的代价.但当秦扬把这种代价没有加以充分论证的情况下进行扩大化,让更多的"自己人"和他一起去赌这个未知的风险时,他所承担的道义和现实的压力就可想而知了.偏偏A公司真的出现了秦扬没有意料到或者意料之内但提前出现了的结局,此时秦扬无论如何取舍都是进退两难的事情.在或明示或含蓄的"忽悠"的指责中,秦扬也并非无路可走,只是哪种选择都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和风险系数.

经过这次磨难,他首先应该检讨自己,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连企业资金实力都没有摸清的情况下,完全相信一个猎头所推荐的老板,而且号召诸多当年好友同事加盟,显得轻率而且武断.在职场中,承诺都是有条件兑现的,而且也充满不确定性的,哪怕是经过多次公证的合同.以情商判断代替智商论证的人,迟早会在惨痛的教训面前学乖的,秦扬也许曾经幸运,刚刚有机会学到这一本领.

其次他应该坦诚面对眼前的困局,积极主动拆解,避免陷入更多道德和经济问题带来的苦恼陷阱中.他应该首先和老板说出自己的苦衷和奋斗愿望,表达和企业同甘共苦的决心,此时他是万万不能选择"走为上策"的,那样会把"自己人"陷入更加尴尬的境地,从而使得自己的道德透支更加严重;同时力劝徐老板给不愿接受现有条件的伙伴以适当补偿,选择好聚好散,保留现有的业务尽量少受影响;其次他应该和各个伙伴进行深度沟通,表达歉意,力争挽留团队核心人物一起渡过难关,不愿继续留下的,表达愿为其尽量争取补偿的愿望.

这样经过这次洗礼,留下的人都会众志成城去全力博取下一个辉煌,争取早日渡过难关,留下的包括秦扬都会成为徐老板的一个心理积淀:这些都是企业难时的功臣,企业之栋梁和元老.如果企业真的走出了泥沼,那么他们当初的选择就是英明的,否则企业苟延残喘还是破产了事,那么就是个悲壮的无奈结局了.总之对秦扬来说走出困局只能努力前行,不能后退,退之全军覆没,前进尚有两线希望。这是我多年职业生涯甚至也经历过类似涅槃之后的一点总结和心得。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